都江堰位于岷江由山谷河道进入冲积平原的地方,它灌溉着灌县以东成都平原上的万顷农田。在都江堰工程兴建之前,这里是水旱灾害频仍之地。《禹贡》说“岷山导江”。有些传说禹是川西人。还有蜀王“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③[注:《华阳国志·蜀志》]的传说。这都说明这一带各族劳动人民同水害作斗争的历史是很古老的。

  秦惠文王灭蜀,后来废除了分封制改用郡县制。昭襄王五十一年(公元前二五六年)秦灭西周后以李冰为蜀守。李冰主持兴修了都江堰工程。

  李冰“能知天文地理”④[注:《华阳国志·蜀志》],注重实地考察。他来到四川以后,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是在沫水(今青衣江)“凿离碓,避沫水之害”⑤[注:《史记·河渠书》],因为当时沫水中有溷崖,致使“水脉漂疾,破害舟船,历代患之”①[注:《华阳国志·蜀志》]。“溷崖”即“离堆”②[注:《汉书·沟洫志》称“※[上边一“山”下边一“隼”]”,晋灼注,※[上边一“山”下边一“隼”]·古塠字”,亦即堆字,在史籍中,计有“离堆”、“离碓”、“离※[上边一“山”下边一“隼”]”、“雷塠”等说。前人指出蜀有五个离堆,亦有人指出离堆是指脱离大山的小丘,是通名。后来成了专名。这里指的是南安(今乐山县)离堆。],是整理沫水航道,第二就是兴建都江堰,“穿二江成都之中”③[注:《史记·河渠书》、《汉书·沟洫志》。]。

  都江堰,古称“湔堋”、“湔堰”、“金堤”、“都安大堰”等。唐代又叫“楗尾堰”,到宋时才称“都江堰”④[注:《水经·江水注》:“江水又历都安县,……李冰作大堰于此,壅江作堋,堋有左右,谓之澜堋。……俗谓之都安大堰,亦曰湔堰,又谓之金堤。”《元和郡县图志》卷三十称“楗尾堰”。《宋史·宗室(赵)不※[上边一“百”下边一“心”]传》:“永康军岁治都江堰。”按其时在乾道九年(公元一一七三年)前。]。它经过两千多年来我国人民世世代代的不断扩建和维修,一直起到较好的灌溉、防洪和航运的作用,因而,成都平原以“沃野千里,号为陆海。旱则引水浸润,雨则杜塞水门”⑤[注:《华阳国志·蜀志》],“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⑥[注:《华阳国志·蜀志》]

  都江堰之所以历两千多年而不废,效益有增无减,和堰的工程布置合理,维护简便易行,地点选择优越等是分不开的。堰的主要工程设施虽经历代劳动人民总结经验,多次改进,形成近代的规模,但基本技术原理,古今并无根本区别。灌区内主要骨干设施历代虽有变动,但相对地说,还是稳定的。变化较大的是其中的小型渠堰和历代的扩充。

  堰的枢纽工程,近代(截至五十年代)所看到的,沿江自上而下,为百丈堤、都江鱼嘴、金刚堤、飞沙堰、人字堤和宝瓶口。其中三个主要部分是鱼嘴、飞沙堰和宝瓶口。三者之间配合紧密,组成了一个有机结合的整体,如图2-9所示。李冰时代,三者都至少应具有基本雏型,否则无法运行和工作。

  “都江鱼嘴”也叫“分水鱼嘴”。岷江经都江鱼嘴分成内外二江,外江是其主流,内江水流则通过宝瓶口流向成都与川西平原,起航运、灌溉与分洪的作用。分水鱼嘴应即李冰“壅江作堋”①[注:《华阳国志·蜀志》及《水经·江水注》。下文有关都江堰的论述除另加注明者外,均引自二书,不再注。]的堋,形如一个迎向岷江上游的鱼嘴巴。鱼嘴和灵渠上出现的铧嘴以及沱江上游官渠堰灌区曾使用的“平水梁”是同一类型的建筑物。三者有无前后演化的关系,或系因地制宜以及是否自然就是这样,尚有待于考证。

  都江鱼嘴上游,唐龙朔时(公元六六一至六六三年)已建有百丈堰(即今百丈堤)②[注:《水经·江水注》引任豫《益州记》“江至都安,堰其右,检其左,其正流遂东。”所谓堰与检很象鱼嘴和百丈堤的形势。如果检是指百丈堤,则堤之建远在汉晋时。嘴两侧有“内金刚堤”与“外金刚堤”,亦即左思《蜀都赋》云:“西逾金堤”的金堤名称的演变。多年来鱼嘴和金刚堤经过多次的冲毁和修复,位置和结构都有变化。],作用是引导水流和防护江岸。紧接鱼

  宝瓶口是控制内江流量的咽喉,因形状象瓶口得名(图2-10)。口左称玉垒山,右称离堆。有人认为在李冰以前,古代相传的蜀王“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就是开凿宝瓶口。但较古的文献都说玉垒山在灌县以北岷江上游①[注:玉垒山始见于《汉书·地理志》:“緜虒,玉垒山,湔水所出,东南至江阳入江。”緜虒今汶川县南之緜虒镇。山为湔水所出,应当指较大的山,且远在北。]。现在灌口的玉垒山是后代人叫的名称,起源较晚。《史记》说李冰“穿二江成都之中”,则二江非开明所穿,如开宝瓶口不穿二江,就不能排水除害。所以说开明的传说当别有所指,宝瓶口应为李冰所开。据近代的观测宝瓶口两侧的地质地貌条件也为在这里开口提供了可能性。口的引水通道,宽二十米,高四十米,长八十米。

  飞沙堰是内江分洪减淤入外江的工程。现为长约一百八十米,竹笼装石砌成的低堰。洪水时,内江的水就从堰顶溢入外江。过堰流量甚大时,就会把堰冲垮,直泄入外江,这反可以确保内江灌区的安全。它与宝瓶口等配合运用,就保证了内江灌区水少不缺,水大不淹。旧说飞沙堰就是唐代龙朔时(公元六六一至六六三年)修建的侍郎堰。宋元人仍称为侍郎堰①[注:《新唐书·地理志》卷四十二,彭州导江县“有侍郎堰,其东百丈堰,引江水以溉彭益田,龙朔中筑。”所说形势很象《益州记》:“堰其右,检其左,其正流遂东”。也就是鱼嘴、金刚堤和百丈堤导水入内江的形势。这样,侍郎堰就指整个堤及堰,飞沙堰是其中一部分。与《宋史·河渠志》:“水及六则,流始足用,过则从侍郎堰减水河泄而归于江”亦无不合。惟元《蜀堰碑》所说侍郎堰、杨柳堰,似指今飞沙堰。唐《元和郡县田志》所记之楗尾堰,谓为李冰作“以防江决”,语颇不易解。也可能唐代都江堰有两名(楗尾堰,侍郎堰)。]。后来因为它有排沙作用,就称为飞沙堰。排沙作用可能是由于宝瓶口壅水,上游重质泥沙下沉,以及堰前一段内江为弯道,产生弯道环流,飞沙堰在弯道凹岸,挟泥沙的底流向堰外排沙,而使进入宝瓶口的水较清,所谓“正面取水,侧面排沙”。这种设施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在实践经验中取得的丰富成果。

  堤堰的作法,据唐《元和郡县图志》说:“破竹为笼,圆径三尺,长十丈,以石实中,累而壅水”。这种方法为后代所沿用。现在都江堰用的竹笼,通常长约三丈,直径约一尺七寸,重约一百斤,其优点是就地取材,施工简易,费省效宏,如图2-11所示。建筑性能上有人总结为“重而不陷”,“击而不反”,“硬而不刚”,“散而不乱”。防冲护底是成功的。飞沙堰之下现在还有人字堤,下接离堆,在宝瓶口右侧,作用是护岸兼溢流。洪水太大时堤顶溢流,以补飞沙堰之不足。

  《华阳国志·蜀志》记李冰“于玉女房下白沙邮作三石人,立三水中,与江神要:水竭不至足,盛不没肩。”②[注:《水经·江水注》所记略同,有白沙“邮在堰官上”一句。]这是见诸记载最早的水则,测量江水位的高低,必要时采取相应措施以保证灌溉和防止洪灾。“与江神要”,实际指水浅到石人脚,灌溉水就会不足,农田就会干旱,水高到石人肩,就会发生洪灾。这种规定标准是有长期经验作基础的。“立三水中”的三水可能指内江、外江和未分流前的岷江,如此则三石人不应在一处,所谓“于玉女房下白沙邮”,也是泛指这一地区。三石人相距不远而分在三水,则必在鱼嘴附近。今白沙河入岷江处名白沙街,一般人认为就是古白沙邮,南距今鱼嘴约二里。古代鱼嘴可能靠上游,而三石人在白沙邮也就在鱼嘴附近。惟李冰时对岷江水的涨落可能已有认识,可以立水则衡量,规定浅不到足,深不到肩,这当是在对枢纽使用一段时间,积累了经验以后提出的指标。

  一九七四年三月,在外江里,外金刚堤之西,安澜索桥之南发掘出一个石人,高二点九米,肩宽九十六厘米。上面刻有“故蜀郡李府君讳冰”,“建宁元年闰月戊申朔廿五日都水掾尹龙长陈壹造三神石人珍(镇)水万世焉”,如图2-12所示。一九七五年又出土了一个,距上述李冰像出土处不远,已残缺,题字已模糊。建宁元年(公元一六八年)距今一千八百年,是东汉末年。当时没有都水掾和长,说明已有管理制度。稍后五十余年,蜀汉时诸葛亮设堰官,“以征丁千二百人主护之”①[注:《水经·江水注》],应当是沿袭东汉的旧办法。“三神石人”和三水则石人是否同一作用,虽不能十分肯定,但也不能排除这一可能。


都江堰灌区的渠堰工程,实际上是利用一系列的分水鱼嘴分成的渠道系统。李冰所穿的成都二江,古称检江和郫江。检江自宝瓶口外分水,今名走马河,过成都称南河,又叫锦江。宝瓶口外另一支东流至金堂县赵渡与绵洛水会合,古代有人称为沱江或湔江,即今沱江上游的一支。郫江一般指为今之柏条河,过成都称府河。两江于成都东南汇流,南至彭山入外江。《华阳国志》还记载:“穿石犀溪于江南”(《水经·江水注》“溪”作“渠”,“江南”作“南江”)。古以内江为江之正流。石犀溪应即后之犀浦河,在郫江之南。《华阳国志·蜀志》还记载李冰“乃自湔堰上分穿羊摩江,灌江西。”这是指开外江西岸灌区的于渠,羊摩江今名羊马河。

  关于都江堰工程如杩槎及掏滩、作堰等等宝贵的经验,后人虽多归功李冰,但见于记载的都较晚,拟在本书下册专节讨论。而川西水利始于李冰,除修都讧堰和凿溷崖外,《华阳国志·蜀志》和《水经注》等较古记载还叙述李冰作了其他不少工程,有的可能是传说或附会,现在也不易辨别。把它们看作魏晋以前劳动人民的成果,溯源于李冰是可以的。

  “冰又通笮,通汶井江,经临邛与蒙溪分水。白木江会,武阳天社山下台江”①[注:原文似有错落,《水经注》叙述及后人解释亦多不合理。笮是竹索桥,通笮当为建造藤索桥。据“江原县,郡西渡大江,滨文井江,去郡一百二十里。”江原是令崇庆县,汶并江当为崇庆县西河,其北源现仍名味江,应即文并江之音转。白木江,《水经注》作布仆水。白本、布仆为音转。惟《汉书·地理志》载,“临邛仆千水,东至武阳入江”。文井、仆千音相近,后人多指为文井江。似文并江与白木江下游汇合,同入江,为一水之二源。布仆、文井通名仆千。后遂分为二,而仆千之名北移,又转为文井。]。通笮是造藤索桥。汶井江是今崇庆县西河。临邛今邛崃县,蒙溪指青衣江。白木江即今邛崃县南河。武阳今彭山县。西河上源与青衣江分水。南河与西河会合于新津县(古属武阳)入岷江。大概是李冰兴修两河的水利、航运与灌溉,即今三合堰灌区的前身。

  此外,《华阳国志·蜀志》又载:李冰“又导洛,通山。洛水或出瀑口,经什邡,郫别江会新都大渡。又有绵水出紫岩山,经绵竹入洛。东流过资中,会江阳,皆溉灌稻田,膏润稼穑。是以蜀川人称郫繁曰膏腴,绵洛为浸沃也。”洛水即今石亭江,绵水即今绵远河。洛水一支经什邡(今什邡县)与郫江会合。正流亦会郫江的分支。绵水经今绵竹东南之古绵竹入洛。资中今资阳县,江阳今泸县。以上资料说明,李冰也是现在官渠堰灌区和沱江灌溉的创始者。此外,还记载有李冰平滩险,通航运,建索桥,穿盐井等事迹,其中在今宜宾清除滩险的施工中,在岩石开挖的施工方法上有所创造。“其崖崭峻不可凿,乃积薪烧之。”用火烧岩石,然后趁热浇冷水或醋,使坚硬的岩石在热胀冷缩中炸裂,便于开凿,这种方法在东汉时仍在沿用(见《后汉书·虞诩传》)。

  就渠系取水型式分类:都江堰是无坝取水,只有一个分水鱼嘴,上面已指出都江堰灌区内各干、支渠的分水口多半是这一型式。无坝取水多使用于平原地区。春秋战国兴修的大型灌溉工程,还有山西太原附近引晋水的智伯故渠。智伯渠是山区有坝取水型式。
 

转自:中国水利国际合作与科技


吉林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院  吉ICP备15007926号  联系电话:0431-84608810